RECITING BUDDHA'S NAME RETREAT

和家人共渡聖誕節,交換禮物,聚餐,第二天接著去參加東初禪寺的佛七.兩天之間有如此多元文化和生活.本以為念佛號恐怕和我不相應.因我是五音不全.從小就不會唱歌.但是這時候東初禪寺佛七是從聖誕節的第二天開始. 象岡禪七則是聖誕節當天開始.這一天之差讓我選擇參加佛七.

這次佛七有三位法師,常浩法師,常灌法師及常修法師帶領.第一天師父在錄影帶中先說明佛七的規矩,方法.我們修的是半行半坐的念佛禪.配合佛號和跑香,坐念,心念.中間我們的雜念還不時湧現.師父教我們用念阿彌陀佛的方法.用念佛號來專注我們的心.用佛號的假象來修真相.要高聲念佛正念相繼.雜念就好比是蓋在木板下的雜草,木板暫時蓋住沒長出來,但木板一揭開,雜草還在.就好比念佛號時,雜念暫時被佛號蓋住,佛號一停,雜念又出一樣.

師父比喻我們修習時應一門深入持續練習,別像是摸門教似的,東摸西摸,每個法門都淺試一下,不靈又換,換了17,8種法門都不生效,最後有可能就對佛法沒有信心.連佛法都不信了.雖然也有人東換西試少數人再回到東初禪寺.但大多數人是完全放棄學佛.這也是因為沒有深入一門修練,而沒有嘗到法門的效果.

師父又一再叮囑我們要高聲念佛號,替自己助念.否則若不出聲只是張開嘴做個樣子,就是別人在替自己助念了.念佛法門的好處就是用團體的念佛力量提醒我們念佛.這樣比一個人修練更有力量.

第六天師父在錄影帶的開示,師父說用瑜珈睡眠的方式,睡前繼續念佛號直到睡著.我回到家準備睡覺時,聽到耳邊佛號不斷,以為是隔壁的師姊放的佛音錄音帶.第二天特地問她,她說她放的是觀音聖號.我才發現確是白天念的佛音到晚上還持續不斷.

回到康州的家,此時此刻耳邊也是佛音不斷. 這現象就像師父說的,餘音繞樑,三日不斷.

雖然這個佛音也是假象,是從我七天念佛而在第六識深印耳際, 使我聯想到我們整天生活在假象中,卻全把它當成真的,因為貪嗔癡慢疑以致在生死中輪迴不已.

我此時也很執著這個佛音.為了能讓佛號在耳邊不斷,繼續的時時念佛號,持續佛七的專注力.少看電視,網路.以免輸入更多的電視,網路假象.這個領悟是我參加這次佛七的最大收穫.

由於高聲念佛,也克服了從小自認五音不全的破嗓音.原來不能唱歌,但可以高聲念佛號.這是這次參加佛七的收穫之二.

彭明美1/2/2019於康州新迦楠鎮

1